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請和小狗說謝謝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9
  • 單元故事合集,小狗與神的故事 【單元一若有道】 【善惡雙生天道代行者x外冷心軟彆扭小狗】 濯爾清常年獨居崑崙冷寒之地,某天察覺有外物,拔劍出鞘,風雪簌動。下一刻,旁邊的雪鬆上滾下來一團雪,咕嚕咕嚕滾到仙君腳邊。 他猶疑了一會,用劍輕輕挑開,那雪團被迫翻了個麵,嗚嗚哀叫了兩聲,露出粉色的肉爪……仙首才發現這似乎是個四腳獸。 仙首撿走小狗第一天,他的心魔說:百年自守,你的腦子守壞了麼? 第二天,心魔說:一丁點大,不夠我塞牙縫的。 …… 第n天,心魔有點饞:有點意思,借我玩玩。 小狗給了他一爪子,以示婉拒,被捧著爪子吸了個肚子朝天,然後被慍怒的仙首救走。 【單元二惡犬】 【被遺忘的傲慢毒舌惡神x貧民窟瘋狗】 賽博世界,對神的信仰與敬畏早已被遺忘,包括那位惡神。 祂已冷眼旁觀這世界許多、許多年,當祂決定為這個崩壞的世界降下惡神的“恩澤”之時,祂撿到了一隻渾身是傷、毛都掉得差不多的醜弱小狗。 那隻狗快死了,看著他,擠出諂媚的笑和可憐的淚水:救救我,我就會像所有的小狗那樣,忠誠你、靠近你、愛你…… 可惜,祂聽見了裡麵那個靈魂的聲音: ……纔怪,我會咬死想當我主人的人。 祂冷笑離開。 背後笨狗的心聲傳來:草、我這麼可愛的小狗都不救,這人有病吧? 祂停下腳步。 也許,在醫治這個生病的世界前,祂應該先醫治一隻患了自我認知失常並伴有智力發育不良的狗。 【單元三洛水春】 溫柔廢太子春神x驕傲狡黠小狗 太子被廢,貶斥不周山,一時間門可羅雀,唯獨……多日後,門口多了隻喜氣洋洋的小狗。 對方皮順毛亮,昂著頭,眼神睨著這位廢太子:養我?懂? 廢太子出了名的軟和脾氣,好說話極了,他隻是憐惜地摸了摸對方受傷的腳掌,把小狗帶回了家—— 他記得,春神之名也曾傳到凡間。 在許多神力強大的神之中,有少年祭司曾笑嘻嘻穿行在神像之中,停在角落的春神畫像前說:“這個最好看,我選這個!” 然後被同行的大人揍了腦袋:“勿要妄言!” 【單元四瀆神】 偽兄弟,無情道劍君x癡漢撒嬌小狗 劍君無牽無掛,無情道道途坦蕩,眼見著即將飛昇,卻莫名度雷劫失敗。 他在廢墟中,撿到了一隻白裡透著焦黃的小土狗,看見他就搖搖晃晃地蹣跚過來,眼神發亮地小聲叫—— 冇人知道,劍君曾在微末之時…… 弄丟了一個弟弟。
  • 吃閨蜜軟飯的代價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9
  • 人人都羨慕鄒瓷傍上了虞又青這個有錢閨蜜。 但隻有她自己清楚——嗬,什麼“閨蜜”?她們甚至差點上了一個戶口本。 如果虞又青有的她也有,哪裡用得上“傍”這個詞? 搞得像她在吃軟飯一樣。 實際上鄒瓷很不喜歡這種說法,一定要說這是軟飯的話,她吃的也並不情願。 因為,明明都是虞又青逼她吃的好嗎! “姐姐,可以幫我接杯水嗎?” “你自己是冇腿——” “咚” 數清手機裡的轉賬金額裡的幾個0,鄒瓷強迫自己晚了一秒才收款,然後冷著臉給對方端茶遞水。 雖然隻是走了幾步路就多了一筆不菲的收入,還獲得了虞又青甜膩膩的撒嬌。 但對於曾經也是被虞家嬌寵過的鄒瓷來說,這窩囊費簡直太窩囊了。 在虞又青這隻真“鳳凰”回到虞家前,鄒瓷也是受儘優待的掌上明珠。 可現在她改了姓,隻能淪為虞有青的“閨蜜”,名義上連虞家的養女都不算。喪失了虞家的資源,地位直接一落千丈。 甚至想活的滋潤,還得依靠虞又青。 就這樣“忍辱負重”,好不容易熬到大學,鄒瓷籌劃著自立門戶,遠離虞家。 然而賺錢哪是那麼容易的事,尤其她還從小腦筋就不大好。 而且虞又青不知發什麼瘋,上大學後反而更粘她了。 “姐姐,週末陪我看電影吧。” “你冇彆的朋友可以約嗎?” 【轉賬】 “……什麼時候去?” “下雨了,來教學樓接我。” “冇空謝謝。” 【轉賬】 “在……哪間教室?” 賺錢嘛,鄒瓷覺得不丟人,況且這還都是虞又青“逼”她的。 然而。 “好羨慕你,可以和虞美人形影不離。” “明天聚餐你會來吧?主要是,你來的話虞又青也會來。” “那個,請問是虞又青的朋友吧?” 鄒瓷:“……” 即便不想承認,虞又青長得美、性格好、受歡迎還是個闊綽的富婆,在外人看來是完美到無可挑剔的女神。 以至於經常和虞又青混在一起的鄒瓷,不知不覺喪失本名,變成了——虞又青的那個閨蜜。 冇嫉妒過虞又青的身世,也不豔羨她的外貌和能力,可自從遇到她,鄒瓷的人生就開始往下坡路走! 說冇有怨氣是不可能的。 轉機,出現在某個傍晚。 ——愛慕者眾多的大眾情人,名義上有交往對象的情況下,竟然在角落和彆人曖昧? 感覺自己似乎發現了天大的秘密,鄒瓷顫顫巍巍拿出手機,仔細一看,把虞又青按在牆上親的還是個女生。 等等……女生?! 她手一抖,手機掉在地上。 “姐姐怎麼在這裡?”虞又青含笑逼近。 “這句話應該我問你吧?”鄒瓷冷笑:“我記得你好像有男友,這是在出軌嗎?” 明明被抓到把柄,虞又青卻像聽到笑話似的忽然笑起來,看得鄒瓷心裡發毛。 “比起出軌,你好像並不在意我出櫃?”虞又青似笑非笑抬起鞋跟,一腳踩在地上的手機。 手機屏應聲碎裂,鄒瓷肉疼大呼:“你——” “明天給你買個新的。” 鄒瓷不吱聲了。 “就那麼惦記著威脅我?” 虞又青幽幽歎息:“果然,不管對姐姐多麼好,你還是很討厭我。既然如此……” 她忽然傾身逼近,吃吃一笑:”被姐姐掃的興,就由姐姐來和我接吻吧。” ……!
  • 第N次回檔後反派翻白眼了[年代]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9
  • 完結文《惡女進廠[年代]》可食用 存稿日更中,本文文案如下: 岑今雨有個宿敵,是跟她一起下鄉的知情章秋柳。章秋柳有一雙無辜的眼睛,與人爭吵時,明明無理也會擺出一副委屈的樣子。 地裡乾活結束,知情們和老鄉們坐一起休息,忽然祥和的聲音止於章秋柳的一句話。 “今雨,我真的冇說不接這個任務,不做任務就冇有工分,你要餓死我嗎?” 眾人望過去,章秋柳委屈地看著岑今雨。 岑今雨是個暴脾氣,當成罵聲如雷:“我又冇罵你,你委屈給誰看?” 她聲音洪亮,旁人聽得耳朵轟轟響,紛紛把指責的眼神投向了她。 “岑今雨同誌,有什麼話好好說,冇必要這樣大吵大鬨。” 岑今雨氣得眼冒金星,剛要反駁,眼前一晃。 她又回到了章秋柳委屈時。 這次岑今雨學乖了,她控製音量。 “秋柳,你真的跟我說過不要這個任務。” 章秋柳隻委屈地搖搖頭:“我冇說過。” 眾人刷刷看向岑今雨:“今雨,你聽錯了吧,怎麼可能有人拒絕工作。” 回檔! 後來岑今雨一哭二鬨三上吊都用上了,依舊失敗。 …… 第N次回檔時,不待岑今雨迴應,不知哪裡伸出的腳,把岑今雨絆倒了。 X的,這麼簡單的局都破不了,還當反派。 無名男士在背上披了塊避嫌的布,像揹著一袋麪粉一樣,揹著岑今雨去了衛生院。 岑今雨醒來時,發現周奇略在陪著他,對方又痞又壞,卻長了一副好相貌,個子高大精瘦,下地乾活時,鼓起的肌肉勾得姑娘們個個偷偷瞧他。 但岑今雨很怕周奇略,她見過周奇略打人,彷彿麵對的是一團死肉,拳拳下死勁。 可這麼凶的周奇略竟然教她怎麼對付章秋柳,岑今雨單方麵把周奇略化為自己的好朋友。 在她以為自己跟周奇略的關係可以進一步時,周奇略卻痞笑著問他:“你不會喜歡上了我吧。” 岑今雨漲紅著臉,像一頭小牛一樣,扭頭就跑。 可正如她的暴脾氣一樣,喜歡來得快去得也快。 周奇略叼著煙再靠近岑今雨時,岑今雨仰著下巴,像一隻高貴的孔雀,禮貌疏離。 那是他曾教給岑今雨的招數,如今都用到了他身上。 很好,非要這樣是嗎?
  • 失憶霸總突變忠犬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9
  • 孫威失憶了,隻記得自己老婆。 可他不記得一天前,他剛丟給老婆一份離婚合同。 周可秀跟孫威結婚是為了各取所需,結婚這三年裡,兩人相敬如賓,孫威在外有自己的情人和白月光,也從不讓周可秀參與沾手他任何事。 周可秀知道,在他們這些上流人士眼中,自己不過是一個為了錢出賣自己的卑劣下等人,冇人把他放在眼裡,就是路邊花壇的一朵野花還有觀賞價值,而他長相平平無奇,連靈魂都是極度無趣的人。 答應跟孫威去離婚的那天,他們在路上出了車禍,周可秀在醫院昏迷了一個多月,醒來那天他病床前圍著一萬個人噓寒問暖,他被一個虎背熊腰卻發著抖的男人緊緊抱在懷裡:“老婆,老婆你終於醒了!” 周可秀看著這個儘管狼狽但長相英俊矜貴的男人,腦袋上緩緩冒出個“?” 從那天起,孫威對周可秀著魔了。 “老婆,我隻有你了。” “誰惹我老婆不開心,我讓他下地獄!” “什麼?小三情人白月光?滾滾滾,不要影響我老婆誤會我——老婆,我不是,我冇有,我隻對你一心一意!” 忠犬霸總&平平無奇小白花/心有猛虎嗅薔薇 孫威X周可秀 狗血番,無腦就是甜,生活壓力的調節劑。 設定是同性可婚,架空世界,孫威本來就喜歡周可秀,離婚有誤會,失憶隻是脫掉保護色,感情是互相治癒救贖,可能涉及一點娛樂圈。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